当前位置: 中国母婴健康网 > 生活 > 体育运动 > 正文

换帅后的东方电气何去何从

http://www.cn280.com 时间:2016-12-28 22:17来源:原创整理

7月27日,东方电气的半年度工作报告会在西南腹地成都如期举行。正如外界预期的一样,东方电气交出了一份不太漂亮的成绩单。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东方电气仅实现净利润439.48万元,同比大幅下滑96.29%。

糟糕的数据揭示着,我国三大动力公司之一、世界第一大发电设备制造商,正在经历一场前所未有的困难时期。

“利润下滑有两方面的原因,一是受发电设备行业三低两高的影响,二是内部管理也有提升空间。”就在半年报发布的前一周,《能源》记者来到成都总部,独家专访了中国东方电气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方电气)新任董事长、党组书记邹磊。

这位刚刚就职未满两个月的东方电气一把手,在他的办公室里,与《能源》记者进行了一次长时间对话。无论是剖析东电利润下滑的原因,或是对本月初杭州新能源设备公司拖欠资金一事的回应,亦或是否会与哈电兼并重组等热点话题,邹磊均无遮掩,一一作答。

“深化改革、瘦身健体,要通过改革抵消市场对企业的影响,实现可持续发展。我有信心尽快带领企业走出发展低谷。”邹磊说。

业绩滑铁卢

从2012年新增订单持续下行、毛利下滑、净利润出现2008年后首次负增长,到2013年订单疲软、业绩处于低谷,再到2015年净利润下滑近七成,一系列数据显示:近几年,东方电气的营业收入与净利润正持续走低。

东方电气去年财报显示,2015年全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60.18 亿元,同比下滑7.7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4.39 亿元,同比下滑65.65%。

与此同时,公司生产仍处于高位运行状态,年度发电设备产量为2817.25 万千瓦,虽在各大电力公司当中处于领先地位,但较2014年3445.5 万千瓦仍有较大幅度的下降。

当前,电力装备行业正处于严峻调整周期,企业通过去产能、去库存、降成本、调结构,加大转型升级力度。东方电气作为全球最大的发电设备制造商,具有技术、品牌和规模上的竞争优势,但由于电力结构调整,东方电气可能将面临新订单量、订单价格下降,资产减值,坏账增加等风险。

对此,东方电气总会计师兼董事会秘书龚丹也坦言,当前公司主要面临三大问题。首先,国家宏观经济形势不容乐观;其次,国家对传统发电设备采取一系列环保严控措施,包括最近下发的“三暂”;最后是十多年前公司高速发展带来的后遗问题,包括项目暂停暂缓,原材料、库存处理,产能扩张的后续问题等。

“不可否认,多种原因造成东方电气进入相对困难时期。”龚丹说。

事实上,受宏观经济增速放缓、国家产业政策调整、发电设备市场需求减少、激烈的竞争环境等影响,全行业电力设备的产品价格也持续处于下降通道。

“当前中国的整个能源装备市场,尤其是火电机组和核电机组这两个市场,非常糟糕,严重影响了三大动力的经营情况。尤其是火电方面,新增装机基本不批,发电企业还款压力也会上移,从而影响中游的设备制造业。”信达证券首席分析师曹寅对《能源》记者分析。

“产能过剩,价格形势走低,企业盈利空间小,这是行业规律。当然,我们在内部管理上也有一定的提升空间。”邹磊说。

以考察国有企业的重要指标营运能力来看,东方电气的营运能力近几年也在大幅下降。“究其原因,一是由于企业收入的持续下滑,二是应收账款拨备情况不佳。”一位不愿具名的专家分析。

折戟风光

不同于业绩相对稳定的火、水、核、气四大主业板块业务,东方电气在风电与太阳能两个板块的试水无疑是企业发展中重要的转折点。

对此,邹磊也表示了认同,“这些年,我们在风电、太阳能业务板块经历了挫折,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得到了深刻的教训。”

近日有媒体报道东方电气旗下一风机企业资金链断裂欠逾两百家供应商货款,连续8年,已经处于资不抵债的状态。

东方电气对此发布澄清公告,对风电亏损账本进行了首次披露,“东方电气2015年度实现销售收入360.18亿元,实现利润总额5.33亿元,其中,杭州新能源公司实现销售收入2.46亿元,实现利润为亏损2.66亿元。”

东方电气风电业务长期经营不善、订单不足和产品卖不起价等问题也随即浮出水面。

“一个大央企,为什么会欠款那么多,之前都没看出迹象”。金华市东方物流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吴文生对此感慨。

《能源》记者梳理东方电气近十年年报发现,风电业务于2007年首次出现在年报中,并经历了一系列的过山车式发展。

从2007年250台风机制造能力,到2008年的800台,2009年的1300台,2010年1800台,东方电气逐渐成为风电市场销量方面不具争议的龙头企业,鼎峰时期更是占据全国25%的市场份额,在风电市场排名中高居第三。

然而,新增装机增速下滑,风机价格下降严重等导致2010年以后风电市场景气度持续低迷。

2012年,东方电气新增订单排名出现下滑,被联合动力和明阳风电赶超。有分析指出:这源于东方电气在大机组的开发推广上相比其他龙头企业确实稍显缓慢,以及东方电气在面对很多低价招标时选择放弃价格竞争。

“任何一个产业都有一个成长的过程,经历的失败和教训都是财富,有利于我们更好应对未来的挑战。”对于东方电气为何折戟风电市场,邹磊并无过多分析,“东方风电去年已经开始整合,在国外也具有一定影响力,产品已批量出口瑞典,最近还会签署俄罗斯风电设备出口合同。所以产业总体是好的,前景可期。”

东方电气的另一大败笔,出现在涉足多晶硅市场。

2013年,东方电气原董事长王计在接受《能源》杂志记者采访时便透露:“多晶硅不是我们的强项,已经决定退出了。”

而早在2012年,来自审计署的报告显示,东方电气集团峨嵋半导体材料有限公司投资18.33亿元建设的多晶硅项目,未达到行业准入标准,未全面通过环保验收,且存在产能利用率较低、产品合格率不高等问题,经营亏损严重,已经停产。

王计解释了退出的原因:生产多晶硅过程中,环保和电价成本高,在竞争中处于劣势,所以必须退出来。

“太阳能方面,无论是光伏还是光热,都有很大的市场需求,东方电气在这方面也积累了一定的制造基础。以子公司东方环晟的重新整合为例,建立了混合所有制,引进了在行业有影响力的SUNPOWER公司,选择了年轻的、专业的团队,采取规范的公司治理结构,目前发展态势很好。”邹磊透漏,“下一步规划,是做强风电和光伏”。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向《能源》记者分析:风电方面,国家已经下调了上网价格,光伏方面,也刚刚经历了价格的大跳水。如果此时提出做强,事实上东方电气将要面临更加严峻的挑战和压力,因为这些都是白热化竞争的行业。

艰难转型

属于电力装备企业的黄金十年,即新增装机1亿千瓦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邹磊面对的,是一个产能严重过剩的新时期。

2004年,时任东方电气原董事长的王计上任第一件事就是找政府,为旗下的东方汽轮机厂、东方电机厂、东方锅炉厂呼吁生产严重缺电的问题。仅仅十年后,当新的继任者邹磊上台,第一件事则是密集调研和拜访五大电力、神华、中核、中广核等,为企业过剩的产能寻找出路。

如今中国电力供给严重短缺的局面已大大缓解,国内需求却严重萎缩。市场没有了,这是包括东方电气在内的电力装备企业目前遇到的最大困境。

过去电力市场需求旺盛,使得企业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满足市场需求和份额上。而在接下来的新常态时期,多位业内人士建言称,电力装备企业应该更多的强调技术立身,培养自身的研发能力,把过去满足需求增长的投入转向研发能力的投入,由强向优进行转变。

对此,邹磊表示:关于产业发展,“六电并举”将不再提,“十三五”规划将形成“1+3+N”这一新的产业布局,即以核心技术竞争力的进一步提升为主要标志,做精做强核心主业板块(发电设备产业板块);以产业规模增长和结构调整为主要标志,做优做大成长产业板块(新能源产业板块、节能环保产业板块、工程贸易及服务产业板块);以培育形成新的经济增长点为标志,培育发展N个新兴产业板块(投资发展平台、科技产业化平台);并努力成为能源装备企业的引导者。

“企业转型总比不转好,但的确是晚了。如果这一规划是在十二五时期提出,将会更具有前瞻性。”曹寅感叹。“如果朝着储能和分布式能源走,这是对现有业务的自然延伸,比较看好。但市场是否有那么大的一个空间可以消化东方电气那么大一个盘子,仍需考证。毕竟东方电气体量太大,企业涉足时应考虑定性、定量问题。”

改革、瘦身是邹磊提到的最多字眼,如何固本清源或是企业的当务之急。

在东方电气内部,各主业公司实力也是此消彼长,之前主要是追着汽轮(指东方汽轮机公司)找动力,而现在已经变成围着锅炉(指东方锅炉公司)来取暖了。

以东方电气三大厂(东方锅炉、东方电机、东方汽轮机,目前均已市场化实行公司制)之一的东方汽轮机为例,有员工向记者透漏,该司与另一子公司东方电气风电有限公司之间存在严重的债务问题,目前正在寻求集团总部的支援。

与此同时,一些通过不正当竞争手段去拿项目的风气也在东方电气内时有发生。李明(化名)是华润集团有限公司负责西南地区风电市场的负责人。他向《能源》记者反馈,由于项目需要,本来要在东方电气和另一家电力装备企业之间进行抉择,选择更合适的合作伙伴,然而,四川某市当地政府却明文规定:鼓励在川投资企业与本地知名龙头企业东方电气合作并给予优先批准。

“十一五和十二五时期,电力市场需求旺盛,使得我们企业的注意力集中在了满足市场需求和份额上,接下来我们要根据新常态和当前特殊的历史时期,更多的强调技术立身,培养自身的研发能力,把过去满足需求增长的投入转向研发能力的投入,努力由强向优进行转变。如:学习如何引进互联网技术到装备管理和装备制造、如何从装备制造向服务转换、如何实现客户由定性产品向定制产品转化、如何能够实现智能化、如何能从工业时代向互联网时代转变等等。”一位从事电力装备行业多年的专家建议。

“我来东方电气,并不是要变革什么,拯救什么,而是落实中央的要求,对未来唯一的选择是继续前行”。邹磊说。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中国母婴健康网无关。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您若对该稿件内容有任何疑问或质疑,请联系本网将迅速给您回应并做处理。